新书推荐:《想象的互动:网络人际传播中的印象形成》

传播思想史研究会2020-02-15 14:55:53

      本期为大家推荐张放教授新著《想象的互动:网络人际传播中的印象形成》。该著作是张放教授在博士学位论文的基础上修订成书的,此研究前后历时七年,如蒋晓丽教授所言“本书的研究堪称实证研究的一个范本”,亦如王怡红教授所言“张放博士在本书中对研究方法的展示和说明足以让人把这本书作为学习控制实验法的辅助教材”。网络世界中的人际交往在当下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虚拟空间的人际交往成为现实人际交往的重要补充,网络平台线上交流与线下交往所获得的体验全然不同。张放教授著作中对以上两种社交方式中印象形成效果研究进行了比较,对网络印象形成的过程机制和影响因素进行了综合分析,构建出反映网络人际传播印象形成过程、要素与效果的理论模型。此研究既是对网络人际传播研究的理论探索,也为传播学研究者从事控制实验研究提供了参考。

作者简介

 张放,博士,四川大学新闻学院传播学专业教授、博士生导师,全国百篇优秀博士学位论文提名获得者,四川省学术和技术带头人后备人选,中国新闻史学会新闻传播思想史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传播学会人际传播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中国计算传播学论坛学术委员会委员,主要研究方向为传播史论、传播效果、人际传播。曾主持国家级社科项目2项及省级社科项目4项,在CSSCI来源期刊发表论文21篇,其中《新闻与传播研究》5篇、《国际新闻界》3篇,1篇获首届全国新闻传播学优秀论文奖,3篇被中国人民大学报刊复印资料《新闻与传播》及《高等学校文科学术文摘》、《新华文摘》转载。

内容提要


      现代传播媒介重构了人类的精神意识活动,人们对客观世界的认知中的大部分都由媒介来提供并最终反映在媒介文化之中。网络媒介及其构造出的虚拟空间更加凸显了这一趋势。它不仅在宏观上催生社会结构的变革,同时也在微观上通过改变人际感知来改变个体相互间的社会认知。而印象形成是人际感知的核心,因此探索网络印象形成,是深入认识网络人际传播中的社会认知过程与机制的重要基础。研究采用社会科学经验主义范式,以实证研究为主体,通过一个质性预研究和三个前后承继的控制实验研究对网络印象形成的影响因素、机制与效果进行了探究,并在此基础上提出了网络印象形成双因素模型。


《想象的互动:网络人际传播中的印象形成》

序一

蒋晓丽

      媒介技术的飞速发展,把当今社会卷入让·波德里亚(Jean Baudrillard)所指出的“虚拟真实”(virtual reality),甚至是曼纽尔·卡斯特(Manuel Castells)强调的“真实虚拟”(real virtuality)的漩涡之中。这种“真”与“虚”之间的暧昧含混,让人纠结,也充满了迷人的魅力:当今现实到底是虚拟真实,还是真实虚拟,“真”与“虚”的界限到底在哪里?甚至,我们可能会对问题本身进行追问:若任何真实都是符号感知的结果,那“真”与“虚”的区分是否本身就是一个“虚”的问题?

      面对如此宏大的哲学式追问,我一直期待传播学可以从相对具体的现象入手,以“四两拨千斤”的方式来剖析和回应这个问题。而张放博士这本专著的标题“想象的互动”也非常有意思——虚之想象、实之互动,这不就是贯穿于虚实之间的实在锚点吗?网络人际传播中的印象形成,作为一个具体现象却点出了一个普遍性的问题:真实世界的人,在虚拟的网络世界中互动,如何形成真实世界的人的印象?而这个“绕口令”一样的问题也进一步指向了一个更深层的问题:如此形成的印象到底是真实的还是虚拟的?

      囿于人类认知对感官的依赖,我们总是依赖主观经验,来判断虚拟世界的结构与逻辑。比如,通常认为,依托于网络媒介进行的人际传播相比于面对面的人际传播,由于是通过一个缺乏伴随文本(作者所使用的术语是人际传播领域的“社交线索”)的贫乏媒介进行的,因此在信息有限的情况下不足以直接完成印象形的认知过程。而与人们的感官直接判断相反,作者在书中通过实验证明了网络人际传播条件下所形成的印象比面对面不仅更为鲜明,而且更具好感。诸如此类判断,虽出乎意料,但细想又在情理之中。这显然是量化研究的长处,常常能够打破一些常识性的误区,使人们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摆脱感官认知的局限,呈现出背后隐藏的规律性。

      尽管客观经验主义范式的量化研究最大优点是操作可重复,且通过数据说话体现出较强的说服力,但也容易陷入“旧瓶装新酒”,也即用不同的案例来重复前人结论的窠臼之中。因此,我一向认为量化研究的关键在于按照相同的“套路”,得到全新的结果。换言之,量化研究的价值大小并不在于那些“程式化”的部分(如数据分析),而恰恰取决于在研究开头所提出的理论假设的深度和力度。事实上,这也是以量化研究为代表的经验研究得以与批判研究势均力敌的关键所在。这就要求研究者不仅要拥有类似理工科学者的数理思维,还需要具备人文学者所必需的思辩能力。没有较强的思辩能力,是绝不可能提出超越常识、超越前人的理论假设的。所幸张放博士在这本书中所表现出的宝贵的思辩能力,解除了我一开始对其选择控制实验方法来开展研究的担忧。

      传播学是一个典型的研究范式多元化的学科,其典型程度甚至超越了在学科史上以范式冲突著称的社会学和心理学,一如威尔伯·施拉姆(Wilbur Schramm)所说的“十字路口”。私以为,面对这样的学科特点,仅仅保持包容开放的态度让各种研究范式和各种方法各行其是而“井水不犯河水”是不够的,而是应当进一步推动不同方法乃至范式之间结合甚至融合。只有朝向这个目标努力,传播学作为一个学科才能具有更为深厚的正当性基础,否则就永远无法打破被称为“一个领域”的“魔咒”。我很欣慰地看到,作者在这本书中正是进行了这方面的探索:一方面,以质性的访谈和扎根理论分析为方法的预研究同以量化的控制实验和数理统计分析为方法的主体研究很紧密地结合到了一起,形成一个相对完整的实证研究体系;另一方面,以整个实证研究体系为支撑,作者尝试将其与波德里亚、居伊·德波(Guy Debord)以及媒介环境学等经典文化研究理论相衔接。诚然,后者也许还可以做得更加深入一些,但无论如何已经是对本人在篇首提出的关于对“真实”与“虚拟”的问题的一个带有创新意义的回应。

      作为张放博士的导师,我目睹了这一部专著从最初提出设想到后来形成博士学位论文,再到后来修订成书的全过程。毫无疑问,正如前文所述,本书的研究既堪称实证研究的一个范本,也是对传播学多范式融合的一个有益尝试,具有相当的学理价值。但我仍想指出的是,张放博士对于相关研究文献梳理的严谨和扎实程度,也为本书增色不少。即便是在修订成书的过程中,由于时间上已距博士论文完成之时过去了数年之久,他依然坚持花功夫将文献回顾更新到书稿定稿的前一年,这种学术精神是非常值得肯定的。

    写到此处,我不禁想起了一句话:庖丁解牛,“奏刀騞然,莫不中音”。是为序。


                                          2016年10月

序二

王怡红

      印象形成是人际传播研究的重要组成部分。然而在普通教科书中,印象形成总是作为一个自我概念问题,建立在自我实现的个人心理学基础上。自20世纪九十年代人类传播媒介再次发生重要演变以来,互联网的“人性化趋势”和移动通讯技术正跨越时间和距离,通过远程与中介方式,模拟人的七情六欲,将各种数字符号植入人的肉身感官,加强着人与人之间的网络联系与情感交集。人际交往方式在媒介历史变换的多重空间中,已然发生了革命性的变革。

      网络人际传播不仅打破了原有而固定的私人空间与交往秩序,由互联网形成的即时个人和即时群体,也正通过虚拟化身(avatar)这种特殊的存在方式,对抗着真实世界难以更改身份认同和线下无法操纵他人印象所形成的缺陷。应该说,当下为人类新媒介技术所颠覆的不仅有政治、经济和传统的日常生活方式,还包含个体之人看待自我和世界方式的变化。1998年,媒介环境学家尼尔·波斯曼(Neil Postman)曾指出,人类面对媒介化发展的同时,还需要追问一个更值得深入思考的问题:“我们用一种新媒介解决或谋求解决什么问题?”

      社会认知,也即认识自我与他人一直是人类未能解决并始终面对的问题。 “我应该是怎样的一个人”和“他应该是怎样的一个人”正是一对看似对立面却又必须合为一体来看的元传播(meta-communication)问题。从一种被规范的事实看,印象形成(impression formation)是“针对印象目标的个人特征进行感知的结果”——这是专业化的释义。若运用人际沟通的长期经验,印象形成则可以被看作是通过人际信息传递和关系感知而形成的一种认识自我与他人并做出相应评价的过程。通常,表现为人在关系交流中试图按照自己的意愿塑造自己的形象,并通过对他人行为的感知来评价或评判他人。

      一般而言,印象形成是个体主观感知的结果,即使在“万能的群”里,唯有印象形成是无法被代理的。印象形成也与个人表现、社会地位、社会关系、特定身份等因素影响有关,但事实上,印象形成更体现为人的一种隐含的交际偏好。人们特别需要自我认同,特别需要获得他人的好感。人凭借着诸种社交线索,认识自我,了解他人,开始交友,产生相互接纳、排斥、好感、恶感、积极印象、消极印象、有吸引力和无吸引力,甚至还会形成板刻印象的传播等。自我概念不仅形成于个人印象,也有来自交往对象的他人印象。因此,印象形成不可能在没有人际交往关系的情况下发生,也非通过追寻个体在网络媒介中的倒影而获得。从积极的方面看,印象形成研究也是以“我—你关系”为基本单位的。由于没有人乐意给别人留下坏的印象,因此,印象形成也是一种可以激活人对良好关系想象的研究——这里正是人际印象形成机制与效果研究者发挥好奇心的地方。

      进一步而言,传播技术的进步为人们的印象形成提供了更多的主动性和选择性。例如社交网络就轻而易举地帮助实现了同步、准同步、异步的信息交流的双向性,促成了不同人之间对称与非对称关系的互动性。一方面,网络社交线索异常丰富,给日常的人际交流带来无限方便和体面;另一方面,用来形成人际情感与联系的视觉、听觉、文字通道也并非被割裂,而是已然变成一个联动的多重信道,相互集成,向他人传递着有关情感、关注和给予支持的关系性信息。

      虽然网络上的非口语传播线索还很有限,使我们不能直接拍打朋友的肩膀,不能给他人一个真正的拥抱,也无法触摸到一个汗湿的手心,但正是因为这种非口语行为具有模糊不清的特点,才使网络人际传播更容易受到印象形成研究的关注,更容易为人重塑自我和他人印象提供帮助。网络生活包含一切可能性。可是,网络人际传播条件下的印象形成机制与效果的特征是什么,该研究领域使用的主要方法论或理性精神又是什么?无疑,研究者的使命就是对事物的因果关系形成做出解释。如果一个人际传播研究者足够敏感与聪慧,就一定会从交流者隐匿的欲望中找到解释印象形成的路径。甚至可以说,能进入这样一个隐匿领域的,必然是学理素养不低或颇具研究气质的人。因为,作为职业人群,研究者永远都是那“一小撮”。

      张放博士前后用了七年时间,认认真真地做了这项研究,扎扎实实地写了这本书。这是一本专题研究著作,也是一本有迹可循的方法之书。如果一本专著能把讲述方法作为一种自觉意识,那就是一本不错的书。人际传播研究素以经验主义为基本范式,沿袭心理学和社会语言学传统,因此控制实验法在人际传播研究中占居着重要地位。而张放博士在本书中对研究方法的展示和说明足以让人把这本书作为学习控制实验法的辅助教材。同时,书中对于质性访谈方法和扎根理论分析的应用,以及如何将质性研究与量化研究方法相结合,也完全可供后来者参考。

      张放博士的研究对网络人际传播和面对面人际传播两种条件下的印象形成效果研究进行了比较,对网络印象形成的过程机制和影响因素进行了综合分析,最后构建出能反映网络人际传播印象形成过程、要素与效果的理论模型,这对网络人际传播研究体系的构建和社会认知研究的推动具有很大的意义。不仅如此,作者借用了社会心理学和认知心理学的方法和理论,从认知图式加工的视角,对网络人际传播交流者之间的印象形成机制进行合理解释。该成果的开创性表现在对人的社会知觉信息形成与加工机制的研究方面。这在我国传播研究领域属于前沿性未探索领域,对推动传播学与其他社会科学进一步融合具有积极作用。

      在张放博士的这本书里,网络人际传播中的印象形成充满了有趣的想象互动。无论线上人际传播的多媒体,还是线下人际沟通的零中介,印象形成这种化“蛹”成“蝶”的过程,都可能存在众多的阻碍,也不会轻易出现符合自我愿望中的那种“我想要的”合拍与和谐。他人会怎样感知你,你自己说了不算数。虽然每个人都有各种自我实现的方式,但离开他人的互动和主动配合,就不可能实现意愿中的自我。如同本书作者同样怀有对读者形成良好印象的愿望一样,影响读者印象形成的不仅依靠读者的阅读过程,更是作者欲求做一个好的研究者和沟通者,朝向既定目标的一种自我实现。

                                        2016年10月


目   录

    绪  论

      0.1 研究背景

      0.2 研究目的

      0.3 研究文献回顾

      0.4 研究范式与研究方法

      0.5 研究框架与内容


    第一章 网络人际传播的发展及现状.

      1.1 网络人际传播的界定

      1.2 网络人际传播的技术形态及其模式演变


    第二章 网络人际印象形成影响因素的预研究

      2.1 方法与设计

      2.2 访谈资料的扎根理论分析

      2.3 探讨与结论


    第三章 网络人际传播中印象形成效果的实验研究

      3.1 研究问题与假设

      3.2 实验方法

      3.3 实验结果

      3.4 解释与讨论

      3.5 结论


    第四章 网络人际传播中印象形成机制的实验研究

      4.1 研究问题与假设

      4.2 实验方法

      4.3 实验结果

      4.4 解释与讨论

      4.5 结论


    第五章 网络人际传播中各类线索对印象形成影响的实验研究   

      5.1 研究问题与假设

      5.2 实验方法

      5.3 实验结果

      5.4 解释与讨论

      5.5 结论


    第六章 网络印象形成双因素模型

      6.1 网络印象形成双因素模型的构建

      6.2 网络印象形成双因素模型的理论意义

      6.3 本研究的不足与未来研究建议


    附录一:论“computer-mediated communication”的中译定名问题——基于学术史与技术史的考察   

    附录二:NEO五因素印象测评量表

    附录三:印象目标人物基本特征设定

    附录四:强启动材料

    附录五:弱启动材料

    附录六:个人资料线索单独呈现材料

    附录七:表达风格线索与交流内容线索结合呈现材料

    附录八:表达风格线索单独呈现材料

    附录九:交流内容线索单独呈现材料


    参考文献

    后  记


版权说明:本文由中国新闻史学会新闻传播思想史研究委员会授权发布,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曹振前

这是国家二级学会——中国新闻史学会新闻传播思想史研究委员会(Chinese Association of Intellectual History of Communication,CAIHC)的官方订阅号。


我们致力于新闻传播学的史论研究与分享,打造该领域高水平的学术平台。


Copyright © 深圳证券交易所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