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些艺术去宣讲

琪琪的红围巾2019-11-18 10:39:51

 


带些艺术去宣讲

 

认识天津市曲艺团的杨妤婕老师,是在“通州杯”全国曲艺小剧场新作研讨会上。开班仪式时,恰巧坐在她右手边的位置。

度娘告诉我,杨老师二十几年刻苦研习北方鼓曲各曲种格律音韵,广泛学习古典诗词、新诗、歌词及散文的写作手法,作品既有深沉典雅的传统神韵,又有清丽温婉的全新气质,同时具有她个人刚健爽捷的性格特征,梅花大鼓《燕归来》曾获中国曲艺牡丹奖。

她没有大腕的派头,平易近人,交流起来自然亲切随和。当我和她说起,柳敬亭原名曹永昌,祖籍就在通州余西镇,是我们余西曹氏先人时,她的眼睛里发出了惊喜的光,温慈地看着我,和我说敬亭在曲艺界的地位声望。我也和她说藏在心里的愿望,她十分高兴,仪式结束还没离开主席台,就介绍两位年轻的艺术家和我认识,希望我们保持联络,切磋交流。

我和她说的愿望是,我想把祖先敬亭的说书艺术借鉴嫁接到党课宣讲中来,在服务党课宣讲中成为我们余西曹氏族群的小永昌。她支持我,在去底楼合影的路上,和我说一定要学习柳敬亭的评话说书艺术,有时一个故事揭示的哲理胜过几篇长论,而且让人在潜移默化中接受思想观点,彻悟人生道理,这是一种很好的宣讲方式,像小雨点一样润物无声又滋润到位。

我现在从键盘上敲出这些文字时,键盘边就压着一张白纸条,上面写着:“柳敬亭,原姓曹,名永昌,字葵宇,号逢春,祖籍南通州余西场人(现余西古镇)。明末清初著名评话艺术家。敬亭既在军中久,其豪猾大侠、杀人亡命、流离遇合、破家失国之事,无不身亲见之,且五方土音,乡俗好尚,习见习闻,每发一声,使人闻之,或如刀剑铁骑,飒然浮空,或如风号雨泣,鸟悲兽骇,亡国之恨顿生,檀板之声无色,有非莫生之言可尽者矣”。

这一张纸条,压在玻璃砖下许久了,只要人在办公室有空,我总要看一看上面的内容。有几次晚上来加班,做课件累了,想简单了事、糊过就算时,看看这张纸条,觉得对不起先人,对不起党课宣讲工作,又振作起来,把课件按照早先的思虑做到位。宣讲场上更是如此,无论是年纪轻、学历高、易互动的听众,还是七八十岁的老党员、老干部,哪怕自己再吃多少辛苦,流一些汗和泪,总是把自己投入进去,把感情投入进去,以期引发听众的共鸣,增强听众对党的理论、路线、方略的政治认同、思想认同、情感认同,继而萌生跟党走、跟党干的想法和激情。

宣讲,是一门艺术,需要用更多的心思去揣摩,勇敢而大胆地去实践。柳敬亭的说书艺术,为让党课宣讲真正走进基层、走入百姓心中提供了一个借鉴。我愿意,满怀深情地投入宣讲,花更多的心思和气力,践行党课宣讲的艺术技巧,以党员干部、普通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把党的理论、路线、方略送进千万人的思想里、心灵里。




Copyright © 深圳证券交易所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