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你只是坐在前方不语,我们之间也依然有一种真实存在的互动

季釉不是書法家2020-11-19 11:16:55

最近的生活充滿了訪談和口述碼字。自從成功被"坐吃山空樂隊"定義我們各種不靠譜團隊中介之後,戈仲的路大概要一直這樣混搭下去了。


今天要中介的是跟身體有關係的事。2002年徵選上兩岸大學生交流營的台灣親善大使(陳茂榜文教基金會舉辦),當時基金會安排的行前培訓中有了一堂身體開發課程,一直記憶深刻基金會姐姐說得:「為了讓你們幾個親善大使更快熟悉、也能讓你們大家拍照的時候自然有趣一點(因為大家都只會比"耶"。」


這麼多年過去了,或許是因為這件事,始終讓我對戲劇保持著較深入的興趣,除了一直在看戲,也一直希望能再去上這樣的課程(不過你也知道的,後來的人生就是賺錢去了,然後貪心的我現在還有一堆想學的東西在進行中)


總之,很開心現在這個中介功能的原因,和易劇場劉陽老師,做了一個深度訪談。然後要稍微地自豪一下,即使你不來體驗肢體課,這個訪談也是挺值得一看,真心聊出了各種經典語錄。


前方高能本文真的是為了訓練耐心用的,全文閱讀完畢約15-20分鐘,報名方式在最文末。


活動預告

4/14開始,【打開身體,與世界相遇】劉陽表演初體驗工作坊,邀您一起在上汽.上海文化廣場"We劇場",用劇場人們最基礎的身體練習的方式,打開你的身體,感受、碰撞出一個個不可複製的午後時光。


為什麼我們要和戲劇更接近?


不知哪時候開始的,《Wally.E》中 Steve Jobs 對人類社會的預言,已經大面積實現在了我們的生活裡。人和人的互動透過一片片的屏幕,即使是最親密的家人朋友,看似更頻繁的交流,卻少了更多真實的接觸。你有多久沒有抬頭看星星了呢?是不是要像是《Wally.E》的劇情一樣,要等有一天承載著我們沈重肉體,只會沿著軌跡行進的移動器不小心故障了,一抬頭才發現,原來其實身邊的風景很美麗呢?


"戲劇"要求我們真實地在一起。戲劇,和其他娛樂最大的不同之處,就是真實面對面地接觸。戲劇,都是假的,但追求的表達是真實的。所以透過基於劇場元素的身體練習,我們可以開啓一扇與身體對話的門,與自己的身體相遇,與他人真實的接觸。即便你只是坐在前方不語,我們之間也依然有一種真實存在的互動




你和自己的身體熟悉嗎?

你知道改变身体的状态,可以改变你内心的情绪么


我們總認為意識是操縱身體的

實際上身體是可以影響意識的


如果你給身體一個開心的姿勢

那麼你的心理也會變成開心的


當你的情緒低落了

身體也會呈現悲傷的樣子


在強調科學和理性的年代

人們下意識地認為意識是高於身體


但是實際上兩者是平等

是可以相互影響


科學只是我們認知世界的一個方式

戲劇追求的最高境界則是 "直覺"

直覺,是理性感性的有機結合


通过剧场表演训练的方式

你将观察和理解到自我和他人

发现平时被隐藏或是压抑的那个

未曾认识、完全不一样的自己

然後打開身體、打開心

然後跟世界相遇



《劉陽》

導演、演員和表演教師。上海戲劇學院教師,倫敦藝術大學·倫敦戲劇中心訪問學者。中國文化部藝術基金獲得者和「戲劇遊戲理論與實踐體系」項目負責人。「上海獨立劇團草台班」聯合創始人,中瑞合作劇團「易劇場」(ETheatre)初創成員。曾經是建築師和書法家,辭職後考入上戲,獲得表演專業碩士學位後留校任教。曾受中國劇協推薦,作為當年中國唯一代表攜導演作品《滿滿27車棉花》赴日本參加14年亞洲導演戲劇節。15年於英國擔任訪問學者期間在倫敦 East 15 表演學校主持表演工作坊;164月受韓國京畿大學邀請在其媒體研究中心舉辦的《藝術無疆界》研討會上作為中國代表做學術發言,16年入選台北文化局全球甄選駐地藝術家……


《朱莉小姐》導演/劇本重構。浸沒式戲劇,上演於屋里厢博物館。2016上海新天地藝術節委約創作。


主要作品:

《滿滿27車棉花》導演/演員/劇本翻譯

 作為中國導演代表參加2014亞洲導演戲劇節

《朱莉小姐》導演/劇本翻譯

上演於屋里廂博物館的浸沒式戲劇

首屆表演藝術新天地藝術節邀約作品

《排隊》聯合導演/演員

2016中國首演,美國戲劇史上公演時間最長的劇目

《我是月亮》導演

 2011南京大學仙林黑匣子劇場開幕演出

 2012愛丁堡國際藝穗節

I·Shanghai 》導演

  國際青年藝術節(英國)首部中國作品 2013

《辛德蕊拉》演員

  國際戲劇大師鈴木忠志首次為中國演員排演作品

《沃伊採克》演員

法國埃梅劇團台北身體氣象館聯合出品

 2011-2012台北,馬賽,艾克斯普羅旺斯,北京巡演


《排隊》聯合 導演/演員。2016深圳中國首演。美國戲劇史上上演時間最長的劇目




易劇場-劉陽

《戲劇要求我們真實在一起 - 深度訪談》


訪談文字整理:季釉


:獨立劇團的運作是否很困難?

是的,相對很困難,因為沒有資源。所以團員平時都有自己的工作,比如去外面接戲、上課、做導演...等。然後盡量找一個時間聚在一起,做一個自己想做的戲,做這個戲可能運氣好會有收入,但運氣不好可能就沒有收入,但做這個戲並不是為了賺錢。


:那麼為什麼想做獨立劇團?是想要表達想表達的東西嗎?

除了只是想表達想要表達的東西,更多的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是這些人在一起,然後一起創作一個東西。有點像是你自己在家裡,做了一個手工、栽了一盆花,只是比這些更複雜。對我本身來說,這個 「創作過程」 是蠻重要的。因為你不光是要說話,也要瞭解自己和其他人,不是說我只是輸出,這個過程中有很多東西是輸入的,是一個互相、反饋的過程。比方,排一個好的劇本,這個劇本可以對自己輸入很多東西 ; 你和你的夥伴一起排練的時候,你會從他那裡得到一些東西 ; 你在一個空間裡,那個空間也會給到你一些東西。你去給觀眾演出的時候,看起來主要是你對他們表達了,實際上也是一個交流。


可能說起來有點玄,但是即使他們只是坐在那裡、他們不說話,但其實你就能得到東西。未必需要他們直接給你一些意見、或是直接給你反饋(他們笑或者哭這些很直接的表達當然肯定是有,而且是很直接的),但是對我來說,只要他們坐在這,不管他們有沒有做什麼事情,只要大家同處在這個空間之下,我就會從這裡得到東西。


:今天(3/27)是世界戲劇日,他們分享了什麼?

「戲劇要求我們,實實在在地在一起」,這是現在生活中很缺少的,而且越來越少,因為大家可以去看電影、可以網絡聊天、可以有社交軟件,我們和人交流的時間越來越多,但真正的接觸越來越少,甚至是和家人或是親密關係裡的人,你可能接觸的都越來越少。


人們就像《Wally.E 機器人瓦力》所預言的一樣,每天用屏幕與人交流,幾年前我在布拉格的一個小劇場看過一個探討這樣主題的戲,其實劇的結尾並也沒有給任何答案,只是呈現了現在的人們已經走入了這樣的一個洪流里。

是的,所以戲劇總是反潮流的,但是因為它是反潮流的,所以它一直存在,因為潮流總是不斷地會消失

劉陽任《滿滿27車棉花》 導演/演員。作為中國導演代表參加2014亞洲導演戲劇節。


:甚至我知道現在有的人連談戀愛都不真實見面。

現在都這樣呀,前陣子我還看到了一些推文講述所謂佛系戀愛的故事(比如你在不在那裡都沒關係)。當然我們知道,很多時候情感過度交流的時候,的確是一件很累事情,但現在的社會里似乎大家已經變成要去放棄這樣的東西。大家覺得不想要那麼累,所以我們降低真實交流的頻次(或是隨緣),當然隨緣不是不好的事,但是真實的東西就越來越少。

這是兩回事。不強求是一回事,但是不深入是另外一回事。大家害怕、害怕打開,當大家把信息通過數碼符號傳遞出去的時候,它已經丟失了很多很多訊息,它丟失了活的訊息。

:所以你和機器人也可以這麼交流。

:所以AI現在很厲害...

:但是AI給不了你真實的感覺,你和一個做得非常完美的性愛機器人...

到底能不能有交流…?

你知道那個電影她 Her 嗎?電影里在講男主確實真實和AI產生情感這件事,當然這是一個虛構的故事,你也不知道以後的世界到底會不會變成這樣,但就像你說的一樣,太多人非常害怕打開、非常害怕受到傷害於是或許跟AI談感情可能照道理來說不會受到傷害。

當然那個電影最後男主角還是受到傷害了,哈哈哈哈

(備注:Her 中的 Scarlett Johnson 只是智能電腦系統並非真的人形機器人)


我不知道這樣評判是不是不好?

一個是他們害怕受到傷害(因為那個傷害也是很真實的)它不像機器給你的東西是沒有真正的傷害,但是他們也得不到真正的愛(這個愛是人的一種寄託,是人渴望的一個安全感)因為AI不可能給你真的身體的和情感的反饋。所以他們寧可會停留在表面、虛假的交流。


藝術都是假的,但是藝術一定要求真

:所以在這個過程裡面....

:求真而不是作假,因為它本來就是假的,你還作假(笑)

:所以你都知道你在表演,但是你又把你認為真的東西灌注進去...

這個問題蠻複雜的,我們把它簡單一點,很多人覺得表演是種作假,這從邏輯上來講是沒錯的,因為戲劇本來就是假的,美術也是假的、繪畫也是假的...

可以說藝術都是假的嗎?

都是假的,藝術叫做Art,另外一個詞Artificial,就是人工作假的,它們是同根詞。音樂也是假的,音樂是模擬大自然的聲音,不管你是你自己或是外面的聲音,都是來自外界自然的聲音。


所謂天籟之音,因為是人做出來的,你模擬得非常真實,那麼你叫天籟之音,為什麼?因為你抓到了那個真的東西


戲劇這個東西,雖然它是在作假,但它重要的是在求真。求真有很多人誤解,或是做得很極致極端。它不是寫實,比如他要表達流血於是把自己划破,要演殺死人但我不可能把這個人真的殺死。當然有的演員他就乾脆就死在舞台上,他實現了他自己的最大夢想。所以,你要演太監,那是不是要把自己先割掉?哈哈哈哈


所以它是一個身體的內部信息和能量的真實。

戲劇非常棒的一點是,它讓你有一個權利、有一個環境,不受傷害地去體驗到這些真正的能量的情感,去認識自己和其他人。它的優勢在於它是假的,它的魅力在於它追求真的


劉陽任《4:48精神崩潰》導演。2013年廣州話劇藝術中心。上海下河迷倉。


:今天一直出語錄啊!

:不過這種話的確是要聊天才聊得出來,讓我自己坐著寫啊也寫不出來

那肯定啊!所以這個深度訪談也產生了一些我們今天一直在說的真實的互動交流。


稍微言歸正傳,所以這一堂4/14的肢體體驗,可能是想帶給現在都很浮躁的人、害怕面對情感或是交流的人,能有一扇門去做這些事...

最開始並不是像大家想像的那樣,一開始上去就像演員一樣開始表演。這是一個非常簡單的人人都可以做得到的方式,去打開心、打開身體。而且只有這樣,你才真的進入一個比較深的層面。一開始就去做那些要求很高的表演,反而會讓大家一開始就去造假。

就像3/29那天「坐吃山空樂隊」演出最後的自由對談中我們有聊到,為了讓孩子成為一流樂手一開始就只追求演奏技巧的嚴格訓練,其實並沒有讓一個人獲得真正的快樂。這樣說起來,其實這個嚴格的訓練過程一開始就是一個作假的過程。


有個有趣的例子,阿根廷的Tango,一開始是沒有範式的,只是身體的律動自由的發展出來的,從簡單的走路、擁抱發展出來的動作,慢慢地形成了規律,甚至有的人一開始還會說:「這是我發明的動作,你不能抄襲」。


這個東西跟我想做的訓練在概念上是一樣的,是發現你自己、發現這個世界、發展出你自己的創造性,而不是去有一個模版,我要變成那個樣子 ; 不是那個人就是個好的演員,而我要變成他。


這也是我想要做很多事情的方向,就像我自己在寫毛筆的時候,我是不喜歡臨帖的,當然我也沒有要變成書法家,對我來說我只是想去做這件事,所以我就去寫。當然小時候可能受過一點點書寫的訓練,但我在重拾毛筆寫字的時候,我是完全不去記得那個東西,想寫什麼就寫,慢慢地就寫出自己的樣子。

劉陽任《狐說》演員。編劇:集體創作;導演:宋潔。2017 深圳大學黑匣子


其實我並不反對模仿,但這裡面有兩個差別,藝術門類也有差別,比方京劇,一開始是需要模仿的,這跟中國文化的傳統是有關係,它一開始是給你一個框架,沿著這個框架你再去發展,你掌握了它你才能超越它。

但我覺得中國文化傳統,整個邏輯就是長成這個樣子

所以我們需要兩個方向。(下面這段可能對初學者來說比較沒有吸引力)就專業的角度來說,自由發展不做專業訓練,很難成為一個好的藝術家和演員,而且專業確實需要用前人的東西 ; 但是我們又要不斷地去打破這個模式,心裡要有一個邏輯是,我不要被框架綁住,但是我又要很認真地去學習它的精髓。所以很多的訓練是幾種不同的方向的:一種是非常認真的去學習、去傳承 ; 另外一種是想著我怎麼樣去打破它,打破並不是要推翻它,而是讓它在我身上留下的那些模式,不要綁住我。


比如一個戲曲演員來演話劇,他應該是嘗試著去保留戲曲演員裡面的精氣神,又把外部的身段做態拿掉。


其實我並不欣賞一些演員在生活里的肢體表現就是戲曲的做態的樣子,因為他的身體是不自由的。所以解放你的身體也是我們的訓練裡面重要的一環你要不斷地形成模式,但你又要不斷地去解放它。不形成模式是不可能的,所有的東西都在模式里,沒有一樣是別人沒做過的,所以有時候我挺反對有人說我做了一個什麼首創、前所未有的創新(雖然有時為了宣傳是需要這樣的字眼)。


:所有的東西都是大家抄來抄去,拼貼

不一定是抄的,但所有的東西別人都做過,那你怎麼能說這是你的創造呢?但我們不能因此絕望說,別人都做過了,而且別人做的比我還要好...

不管什麼東西在你身上做出來,還是會有你的東西在裡面。

重要的就是並非我做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形式(沒有的,別人都做過的)而是我在此刻當下,我做的新鮮的東西是什麼,就像一道菜,一道番茄炒蛋,大家都會做,但是你在當下做的番茄炒蛋,給人什麼味道?而不是說,我創新一下吧,我在番茄炒蛋裡面加點蛋殼。當然你可以試,你嚐了估計也很難吃,但沒必要去說,我超厲害我做了一個很難吃的東西,再也不會有人做出來了(是因為人家知道做這個不好吃嘛)


不過好吃不好吃這件事的確有時候大家想法也不一樣(當然番茄炒蛋怎麼樣好吃這個定義很明確)。

:對,所以世界很豐富。

就像粽子,南方一定要有肉,北方一定要吃甜的

:嗯...那是一個傳統

但是,很多人的審美也是建築在他的成長過程,我就遇到過北方朋友看到的粽子表示無法理解莫名其妙。

:所以我們做戲的人希望讓你打開...

:眼界?

不光是眼界,還有你的意識。如果你在北方一直吃甜的粽子,當你第一次看到咸的粽子時你是什麼態度呢?

一種人的態度是:X!粽子怎麼能做鹹的呢?瞎搞什麼?另一種態度是:疑?粽子還可以做的?我來嚐嚐味道。嚐了之後可能有的人喜歡、有的人不喜歡。於是有的人就覺得,以後不吃的啦,鹹的不好吃 ; 有的人就會看,看他們好像真的蠻喜歡的,我再試試第二次第三次,試到第三次,可能還是不喜歡,那就算了; 可能有人試到第三次覺得,嗯其實味道還可以,那我就再繼續試試(因為人會有一個習慣,人要打破習慣,不是一下子就能打破的)。

劉陽任《戲劇的毒藥》演員。2016中國首演。編劇:魯道夫·西雷拉·都洛 [西班牙] 導演:朱家葦。


戲劇有一個很好的地方是,它讓你去理解別人,也理解你自己。我們總是覺得我們的生活方式、我們的道德標準是對的,但是去演別的角色的時候,你不能一邊批判它一邊去演。

:就是你必須融入這個角色...

:你先要去找到他的角度,他為什麼會這樣做。

:所以有人會這樣嗎?很批判一個角色然後演他?會發生什麼事?

你會看到呀哈哈哈,你會看到他根本不相信那個角色,他沒有進去,拎著在演。當然演員的專業程度也有影響,但是你一直批判他,你就沒辦法進去。其實有時候導演最煩演員說的一句話是:「我覺得他這樣做不合理呀,我覺得他不會這樣做呀」導演就會說:「那,你去合理他」

因為他就是這樣做的,而不是用你的角度去說他不可能這樣做,而是你要去觀察、探索他,理解他為什麼會這樣做,然後你去合理他。


這樣你就可以去認識到生活中和你有很多不同的人,他們為什麼跟你不一樣,然後你也會理解他,你不一定非要認同他,但是你至少會寬容、你會諒解,會知道這個世界不是唯一標準

:對的,我覺得戲劇能帶給人一扇重新思考的門。

這個過程很有意思的是,你要去創作的時候,你必須先去體驗他。一個想要認真演戲的演員,他要去想生活里是否有這樣的人,他要去想為什麼他要這樣做,想不通之前他要先去做,做了之後他會慢慢理解到為什麼他會這樣做,而不是心裡先認為他不會這樣做、他不應該這樣做。

:如果他先認定了,那就是他沒有用那個思路去思考,沒有換位。

:是的,眼界就窄了,他認為人只有自己這樣的行為和思考模式。

:我覺得現在社會可能也大多數人是這樣子的。

所以用戲劇,可以讓人更多地去理解別人、理解世界,另外一個是讓你理解自己。


:可以說是"先理解自己,才能更好地理解別人"嗎?

有的時候理解別人,也可以幫助理解自己。兩者是相互的。人有時候會否定或是壓抑你自己身體里的某種真實的東西

:這種事情應該蠻常發生的。

非常常見、非常常見。在表演角色的時候,你會去運用那些你平常壓抑或沒發現的東西。

:因為你需要去把它調動出來?

對,你要發現你自己和角色重合的一部分,有的是不同的部份。舉最簡單的例子,比如你平時是很內向的人,但你要演的角色很開朗。

:周星馳?

:對,有可能,然後你就會發現那個開朗的部份,其實你也有。

:只是這部份不是他最常表現的他自己

:對,但是那個也是他自己

是他平常壓抑和隱藏的自己

有很多演員在透過訓練之後,他生活也會變得更開放,或許不能說開放(因為好的演員都很開放)應該說透過這個過程,他知道了平常內向的自己、演出時外向的自己,但那些都是他自己。而這個過程會有一個治療的效果


那我很好奇,很多喜劇演員都說自己平時不是這樣的人,他們內心不會產生衝突嗎?就像Robin Willans 後來的自殺,喜劇演員私底下並沒有那麼地開朗這件事對他們會不會產生衝突?

裡面有好多不同的情況,有比較好的情況。

首先喜劇角色不一定是自己開心的(他可能是被別人嘲笑讓人開心),一種狀況是你在舞台上把自己這一面釋放出來了,然後你知道「好,我就是釋放掉了」,然後我回到生活中的自我,然後我好好地生活,然後我整個人更豐富了。這是一個比較好的狀況。


另外一種不太好的狀況,有些演員進入那個角色之後,他為了讓自己的藝術作品達到頂峰,所以他真的相信他是這個角色,然後他真的就覺得自己很慘,甚至走向毀滅。這是一個比較不好的狀況,他創造的藝術品可能很好,但是這個方法是有問題的。


:就是說在創作的這過程其實是有問題的?

方法有問題。所以現在大家越來越注意戲劇、表演和真正的心理健康,怎麼切換回來,要讓當時的相信是有效有益,而不是有害的。

劉:舉個小孩子的例子,小孩子在做遊戲的時候他是非常相信的,但是他們知道他們在做遊戲。他們辦家家酒,給洋娃娃打針、誰死了所以哭了...但是他知道他在玩,但他的情感上是真實的。

劉陽任《I·Shanghai》導演,2013國際青年藝術節-英國。英國第二大規模藝術節首次上演的中國作品。


:但這件事我覺得對大人來講很困難其實

對,所以我們一直在對大家說,我們要從小孩子那裡尋找啓發。老子要我們向嬰兒學習。但是演員比小孩子更難的是,我們要找到小孩子天真的狀態,但是我們要有控制,我們的控制是我們知道我們在做一個創作、我們在進行一個旅程 ; 小孩子更像是小野獸,小野獸有的時候狀態可能很好但是是不受控的。所以演員是一個極為複雜、有趣,又簡單的職業

:所以還是很過癮對不對?

:當然!

 


【 打開身體,與世界相遇 】

劉陽表演初體驗工作坊

體驗內容



首先是"放鬆"

透過身體跟意識的放鬆練習,你將開始去感知到每一個人的狀況和起點,每個人都是不一樣的,老師將會依照每個人此刻的情況,引導大家去和未知見面。



放鬆之後,我們可能會有更強的敏感度,去感知到自己、環境和他人,當你感知到自己之後,你就可以嘗試和自己、和其他人、甚至和空間的交流。或許,會發生一些互動,可能,會產生一些遊戲。而老師會幫助你去發現那些你可能沒有意識到的東西,然後推動你沿著那個方向去感知,而最終我們不知道也不能完全預測會發生什麼。


期待大家一起來真實地產生交流,遇見未知。


414日(週六)14:00

初來乍到

【打開身體,與世界相遇】劉陽表演初體驗工作坊

地點:We劇場 排練廳

活動收費:299/ 早鳥價250/

掃下方二維碼即可報名


注意事項

*無任何基礎者可報名

*上課時間:

PM 1:40 報到、課前準備工作

PM 2:00-4:00 準時正式開始

(遲到將需靜候合適時間才可入場)

*Dress Code

外在:男女都穿著易於活動的寬松或彈性衣服,都不建議穿裙子。非要穿的話我們也是接受的。

內在:一顆好奇而打開的心。



{ 季釉 }

台灣職人克拉拉。07年底頻繁往來兩岸,喜愛擁抱科技生活、不曾忘卻生活溫度。愛旅行、愛音樂、Foodie ,混跡Apple圈6年後急流勇退 ,2014年遇上了茶 ; 2017年,離開職人行列遊盪於江浙滬,努力尋找跟大自然更接近的生活方式中。

以及,真的是很會自拍。

Copyright © 深圳证券交易所交流群@2017